萧逸尘

被人们抛弃的英雄

  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尸横遍野,所见之地一片荒芜。骑士正单膝跪地,用手中的两把剑勉强维持自己的平衡,白色的衬衫上的血渍触目惊心。他腾出一只手捂住自己血流不止的伤口,自嘲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啧,真是狼狈呢。”
  
 骑士终于无力支撑住自己的身体,整个人瘫软在了身后垒成尸墙的尸体上,松开了自己捂住的伤口,任由血从自己的伤口中大片大片的涌出。清风拂过少年的脸庞,少年棕色的发丝随风飘扬,如果忽略去满目疮痍的尸体、洁白衬衫上无法抹去的血渍和少年伤痕累累的身体,那么也许这是很赏心悦目的景象,只可惜这些是无法忽略不计的。
  少年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血流出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他碧绿如湖泊的眼眸中流出丝丝温柔,用寥寥无几的体力抚摸自己的爱刀,仿佛那是自己的情人一般。他抬头望着湛蓝色的天空,那是人类玷污不到的美好的地方,他忍不住想起了发生在不久前的事情。
  
  “安迷修!”骑士长大声吼出了年轻骑士的名字。“在!”骑士长突然的大吼让安迷修回过了神。安迷修不知道骑士长为什么要在护送村民撤离即将被袭击的村庄的路上叫住自己,同时也为骑士长第一次叫自己而感到惊诧。
  因为安迷修在5岁的时候就嚷嚷着要当骑士,要守护好正义,大人们都以为这是小孩子一时兴起,谁知都已经快15岁了,还对这个愿望念念不忘,大人只好让他去报了名,但因为是骑士团里年轻的骑士,所以骑士们只把他当小孩子看,认为小孩子闹够了感觉累了就应该回去了,谁知他一直坚持到了现在,还每天都背几遍骑士宣言,脸上笑容从未消失过,简直是骑士中的典范,而他现在已经快到19岁了,虽然让骑士们大吃一惊,内心接受了这年轻的成员,但除了安迷修是一位优秀的骑士,剩下的只有骑士长了。而骑士长经常听见有人拿自己和安迷修做比较,而自己常常比不过人家而恼怒,对安迷修的态度也越来越差。
  骑士长朝安迷修笑笑说
  
  “祝你生日快乐,你已经长成了一个19岁的大男孩了。”
  
  安迷修一愣
  
  [在下把自己的生日都忘了呢]
  
  年轻的骑士对骑士长扬起了大大的微笑,道
  
  “谢谢骑士长大人关心”
  
  骑士长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向村庄努努嘴,道
  
  “那些无恶不作的强盗一会就到了,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而我们这里还有好多老弱妇孺要转移。”
  
  安迷修听懂了他的话中话,笑道
  
  “骑士长大人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的,保护村民人身安全是在下的责任。”
  
  骑士长突然止住了笑容,正色道
  
  “我想派给你一个重大的任务。”
  
  安迷修压住内心被骑士长青睐的激动道
  
  “在下义不容辞。”
  
  这个年轻的骑士不懂人情世故,导致了惨剧的上演。
  骑士长又道
  
  “你去拦下那些强盗,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转移村民。”
  
  安迷修一愣,又笑道
  
  “谁同在下一起前去?”
  
  骑士长冷冷道
  
  “无人。”
  
  这个年轻的骑士突然抬起了头,俊俏的脸上充满了不解,没有丝毫波动的碧绿眼眸中貌似也出现了一丝涟漪,他刚想开口问为什么,骑士长率先回答道
  
  “因为要用最少的人员损失换更多的时间,而你,安迷修,你是这一届中最厉害的。”
  其他的骑士早已在骑士长眼中看见了嫉妒和仇恨 ,但是因为职位问题不敢开口,害怕被连累——他们已经当腻了保护别人的角色,他们也不想去死,至始至终,贯彻骑士道的只有安迷修一人,而安迷修,这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少年哪懂那么多,以为自己的能力受到了肯定,于是欣喜若狂的接下了这个任务——这是他的第一个任务,也是最后一个。
  安迷修一直以为只是拦住强盗们就行了强盗应该也不难对付,他信任骑士长,认为骑士长不会害他 ,可他没有考虑——让整个村庄撤离还需骑士团护送的强盗们是多么的可怕。他一个人踏上了返村的路,在村庄前抱着剑盘腿坐了许久,才等到强盗团。年少轻狂的他只知道要正面打,而不明白埋伏。他斩杀了一个又一个强盗,踏碎了一个又一个的头颅,吓跑了一个又一个的逃兵,强盗团的人越来越少,安迷修体力也开始透支了,可强盗团还没散,那么证明头头还在,于是他决定擒贼先擒王,碧绿色的眸子在每个人身上扫荡,最终把目光定格在了浑身饰品,一脸拽样的大叔身上。他凭借多年的努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强盗头,用自己的佩剑抵住那人是谁脖子,慢慢地割下去——强盗头一脸惊恐和慌张,嘴里许诺着要给安迷修好处,只要他放过自己,安迷修一脸嘲笑地看着他,手上使暗力,剑,入喉三分。强盗头声带被剑割断无法说话,只能不挺地挥手。而安迷修用力越来越大,剑越嵌越深,最后安迷修一个用力,彻底砍掉了他的头,他把头放到地上,用脚踢给小弟们。他本以为这样做作的杀人方式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但他不知道这群人都是亡命之徒,看到老大的头颅反而抱着殊死一搏的想法蜂蛹而上……
  
  回到现在,温柔的粽发少年笑的一脸温柔地躺在尸体上,白衬衫被血液沾染,手中死死抱着自己的剑……去的很是安详
  
  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他用生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可是……谁会记得他呢?没有人,他是一个英雄,可是……他是一个被人们抛弃的英雄。

校园暴力【all金】(8)

爆肝更新

金看着面前淡定喝茶的学长,看着快被踹开的摇摇欲坠的门。声音颤颤巍巍的问“请问学长尊姓大名?”
听到问题的安迷修抬头看了一下,笑说“在下姓安名为迷修,既然我是你学长,你叫我安学长就行了”
金【乖巧懂事又可爱】“好der”
【安迷修:这个小学弟真可爱】
轰隆!
金的面前再一次出现了那个蓝黑的发色。
雷“安迷修你这个傻逼骑士,把老子关门口算什么,这个破学校都拦不住老子,区区小破门能拦住老子吗?”
金也目睹了一个杯子的死亡过程是多么的快。他愣愣的看着捏碎了一个杯子却毫发无损的手,心想
【这特么还是人吗】
他又目睹了安学长还没拿出双剑就被一脚踹出学生会办公室的一幕。
雷狮浑身上下冒着紫色的电光,金刚好奇的想摸一下,电就消失了。
雷狮注意到了金
雷“嗯?挺可爱的小子,安迷修这是金屋藏娇吗?怪不得不让我进。”
话音刚落,金就感觉脸被一双强劲有力的手捏住了脸。
“哼……你叫什么名字?小鬼?”
金一脸茫然【大哥大哥你刚刚不是在和安学长闹吗叫我干嘛】
金“我……我叫,金”
雷“哦?金吗?挺好听的名字。要当我小弟吗,保你不被欺负”
下一秒安迷修又突然冲了进来
安“恶党你不要带坏小朋友。小同学你快走。
随即掏出一蓝一黄两把剑和拿着白紫相间的锤子的雷狮对峙起来。
金趁这个空档冲了出去,但是被三个人拦住了……

雷狮和安迷修对峙的同时
安“恶党,这个纯洁的小同学可不是你可以染指的”
【因为他是我的】
雷“哦?傻逼骑士你还在叫他小同学吗?他的名字原来你还不知道啊?”
【怎么可能呢?最大的那块蛋糕,永远是我雷狮的】

订阅和我的fans那么多
满100赞更下一篇

校园暴力【all金】(7)

上次码到哪了?

emmmm不管了

金的去大厅之路咋和有九九八十一难一样

金在去大厅的路上还心心念念着黑黑的学长和可怜的小猫
路痴属性再度开启
虽说是走到了大厅里……but……
【金:我是谁我在哪😱】
于是秉着一个路痴的职业素养
他决定直走
走着走着他不知不觉走到了学生会
虽然学生会在学校的地位很高,但是在这混乱的大学,有没有学生会都一样不是吗?
站在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口,金……
【我好像走错地方了是不是】
金刚转身准备离开,就听见身后一个磁性的温柔声音。
安“这位小同学,是迷路了吗?学生会一般是不会有人来的”
金一听见“迷路”这个字眼,立马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转过身,随即看见一张温柔的笑颜。
金“是的!我……我迷路了,你能给我指一下路吗?”
安“当然可以,这位小同学,你要去哪里?在下好告诉你怎么走”
金仔细看了一下棕发学长的脸,挺清秀的。金不由得愣了一下。
安“小同学?小同学?你是新生吧?是要去大厅吧”
金好不容易回过神“嗯,昂,是的”
安“这个大学已经两年没进过新生了,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想要进这个学校的人啊”
金听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了被校门口大叔支配的恐惧和被成绩单分配的绝望。
金想到这里一脸委屈。
安迷修立马急了“哎,小同学你别难过啊,在下并没有说你什么啊”
这时,金看见一个蓝黑头发高个子的男生一脚把门踹开。
雷“傻逼骑士,来打……嗯?你怎么把小孩子弄哭了,这可不符合你该死的骑士道”
安“去去去,不是在下干的,恶党你怎么又来学生会。”
雷“老子乐意”
安“好好好请你滚出去”
金【凌乱】
金看着两位学长吵了半天架,棕发学长一脚把蓝黑色头发的学长踹出门并锁上门,随即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告诉自己怎么走。甚至泡了两杯茶,淡淡的说“小同学,等一会再出去吧,恶党一会就走了”
金【妈妈我要回家】



我更了,yeah

论大赛众人复活后的那些事

奶奶家没网

我蹭的

十分不稳定

在白芦荟和大菠萝啊不是格瑞和嘉德罗斯在面对面硬刚的时候。
咱们的煤老板呸银爵也在和咱的耀哥……刚。不过……
爵:“偷鸡摸狗的家伙,有本事出来和我面对面堂堂正正的打一架”
耀:“……”【妈妈这个人是傻子吧,你让一个忍者和你面对面,啊不存在的。】
于是就出现了
羽毛球比赛【铁链打苦无】
雷狮海盗团在……
慢慢悠悠的散步
艾比埃米姐弟俩……
艾【扯着埃米耳朵】:“衰仔你快点,别把姐的白马王子给晃丢了”
埃【挣扎】“好好好,姐你都对,我快点,我快点”
艾【松开手】“这还差不多,衰仔快一点,姐的爱情掌握在你手上”
埃【揉耳朵】“那我还是慢点吧……”【小声bb】
艾【瞪】“衰仔你再说一遍?”
埃【秒怂】“没没没,姐你都对”
至于一直没出场的安锅
死对头不在他也不会和别人刚好吧
所以用最快的速度往金那赶,于是……撞见了
老年散步四人组【×】
安锅并不准备鸟雷狮,刚想从他面前的必经之路冲过去。
雷【一把拦住】“呦,这不是小骑士吗?这么急要去哪啊?”
安【一把推开】“恶党怎么又是你【How old are you 】(咳咳小孩子不要和我学)”
雷【一脸不情愿】“你以为我想,冤家路窄呗”
安【无可奈何】“好好好,你起开让我过去”
雷【贱兮兮】“我就不”
安【举起剑,放下剑】“恶党我想打死你你同意吗?”
雷“你觉得我会听吗”
【卡,帕,佩(吃瓜三人组)】


啊我疯了

震惊!某辣鸡写手竟放下三篇连载去做最不擅长的画画!而且画的十分难看!
我就当爆丑了QAQ
那个啥,文我会在10号每个码至少一篇,尽量大粗长。

我怎么样才能让你们看见。
占tag抱歉,可是我真的找不到屏蔽词,这个我试了好几遍了。谁能帮帮我。

点文

好像我从来没有点过文呐
补偿?
第一次点文
下手轻点
【我的意思是描述一下大概剧情也可以啊】
不要光瑞金嘉金啥的
我都没脑子了
【明天去图书馆的时候偷偷摸鱼】
点文私聊剧情或k我1844913040q
最好all金的

大赛众人复活后的那些事【all金】(22)

我其实早就写好了

但是把复制按成粘贴了

重新码的

可能会有点尴尬 


 “虫子,上次的威压,你受得住吗?怎么还来敢找我。”嘉德罗斯对鬼狐的话是表示不相信的
  “你真的知道金/小猫在哪里吗?”格瑞和银爵两个闷骚异口同声地问
  【神近耀:你们这是欺负我】
  【格瑞/银爵:哪怕鬼狐再不可信,哪怕有一点点蛛丝马迹我都要找】
  “你们到底是要找什么东西啊,怎么每个人的的不一样呢?一个一个说吧,我也找不过来呢?”!
  【鬼狐:还好有面具。还好有面具。差点笑出来】
  霎时间,一个黄黑相间的棍子便抵到了鬼狐脖子上
  “不要跟我玩文字游戏……你不配。快告诉我渣渣在哪里”
  “哎呀,急眼了呢,你以为我还会怕死吗……倒是金……你们不担心吗?”鬼狐正想说他不打算告诉嘉德罗斯金的位置,就被一把绿色的大刀拦下来了
  “……别听他瞎说……快告诉我金在哪里”格瑞虽然十分担心金,但是人设使他面无表情语气冷淡。
  【银爵/嘉德罗斯/神近耀:这个死不坦率的家伙】
  【格瑞:你们行你们来】
  银爵和神近耀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们的表情满满都是…
  【快说不然我打死你】
  “既然各位大人这么有诚意,那么我就告诉你们吧”
  说着,鬼狐指了指旧基地的方向,随后僵住了
  【鬼狐:莱娜我对不起你,相信我没有背叛你,我只是不小心指错了】
  而其他人早已经担心的失了智了,根本不去思考就冲出去
  “……咳咳……莱娜,靠你了”
  【鬼狐:好尴尬】

我要期末了,期末完了以后可能有日更福利,但是要看我考的怎么样了,大家替我祈祷啊啊啊啊啊啊啊
期末前我就再不发文了
这篇可能比较尴尬
你可以去看看我的校园暴力啊【小声bb】

校园暴力【all金】(6)

黑化

ooc

我是zz




叫告别了嘉德罗斯,一路往大厅走去。
“喵~”软软蠕蠕的猫叫声吸引了他。
“哎?哪里来的猫啊?学校还让养猫吗?”
金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他寻着声音走了过去,在一个阴暗的小角落,他看见了一个白发少年和一只受了伤的小奶猫
“哎~这里怎么会有受伤的小猫啊。学校让带猫进来吗?你是在帮它吗?原来凹凸大学里也有好人啊。”
金蹲下来拿出原本为自己准备好的绷带,细心地给小猫包扎
默默不语的白发少年这时候也开口了
“不是我的猫,是刚刚在这里看见的……”
“可是你停下来帮助它了啊,不是也是挺好的么”
银爵一直盯着这个自顾自说了半天话的金发少年
还莫名被发了好人卡
银爵想了一会,把自己是嫌猫叫太吵了想过来解决掉的话咽了回去
“……是吗?这里应该是没有好人的吧”
银爵对少年暗示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
可傻白甜的少年以为他是在说自己是个好人
“在凹凸大学里,你是第一个让我感到安心的人吧……或许我们可以做朋友”
银爵眸色暗了暗
【安心吗?做朋友……或许也不是不可以】
“好啊,如果你觉得我让你安心的话,我不介意和你做朋友”
“我叫金,你叫什么名字啊?”少年包扎好了猫,抬头对银爵一笑
“我叫银爵……金吗……很阳光的名字呢”
【我诞生于黑暗之中,不允许任何光的存在……不过或许……可以让他一起坠入黑暗呢】
“啊……银爵,我要赶快去凹凸大厅了,你能不能照顾一下这只小猫,我先走了”
银爵刚想开口,金早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掉了
银爵看了看脚边可怜兮兮的小猫
想也不想就拿出原力武器
快速了解了小猫

本来想把昨天刚刚码好忘了发出去的【大赛众人复活后的那些事】发出去的
结果我按成了粘贴
QAQ
速码,祝你们开心